当前位置: 首页 好人教育 > 专家评论 > 正文

我们为什么要做好人

编辑日期:2016-04-05 08:33:06 作者: 来源: 点击次数: 【关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们为什么要做好人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《百家讲坛》著名主讲嘉宾、学者鲍鹏山说道德
 
       当下环境问题的本质是物质丰富后的道德问题
  经历30多年的改革开放,中国经济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绩。但同时有一个事实,让人黯然:今天中国人整体的精神和道德水准在下滑。去年我去新西兰,同行的一个大陆准爸爸,在那里抢购了整整45公斤奶粉,我们陪着他去了三个大超市。为什么?因为国内的奶粉不可靠。
  同样的,人们说,北京打开窗子就吸到免费烟了,上海打开水龙头就喝到免费的排骨汤了。北京的大气污染和上海的死猪也不仅仅是环境问题,本质上都是道德问题:一个国家的人民如果一直对他人如此不负责任,可以想象将来会是什么样子。
  我们讲任何道德问题之前,都会有一个道德之前的问题,“前道德问题”——人为什么要有道德?也就是说,一个人,为什么要做好人?
  比如在说幼儿园里,两个小孩抢一个玩具。老师会说:“不要抢了,要做一个好孩子。”小孩子会问:“为什么我要做好孩子?”老师的回答:“做好孩子老师喜欢你,老师还会给你发一朵小红花。”好了,一朵小红花和老师喜欢你,这两个理由加起来,足以让小朋友愿意做一个好孩子。
  但是在成人世界里,前道德问题变得前所未有的严峻:比如说一个人想着,我要踏踏实实工作,清清白白做人,老老实实做事。可是十年以后,他还在一线当工人。而那些只会吹牛皮、拍马屁的家伙,已经当到科长了。请问,这一个做了十年好人的人,这个时候还有没有信心继续做一个好人?
  所以前道德问题实际上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:我为什么要做好人。
  “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”这种质问是对道德的反思
  我们为什么要做好人,这个问题之所以复杂,因为它是个悖论,包含两方面互相矛盾的言论:
  第一,道德的行为,不能以利益追求作为目的。
  如果道德的行为以利益的追求作为目的,他会发现这种道德行为,并不一定就能够带来利益,或者说并不能带来确定的利益。
  比如,关汉卿的《窦娥冤》里,窦娥一心想做一个好人,但她的人生结果是,被拉到刑场去杀头。
  所以,到了刑场以后,她唱了一段非常有震撼力的唱词:“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,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。”
  《窦娥冤》之所以有这么大的震撼力,是因为它里面包含了一种非常彻底的对道德的反思。这种反思,对道德而言,是致命的。
  所以,做好人不能建立在好人有好报的基础上,这样的信仰虽然很好,但是经不起考验。
  但是,问题是:没有利益的承诺与诱导不能导致普遍的道德行为,或者说,不能使大多数人实行道德行为——这是道德悖论的第二点。
  所以你发现,第一点和第二点是冲突的。如果人类不解决这样的道德悖论,我们的人类不可能建立这样一种道德的体系。
  解决悖论有两个方法。西方用宗教的解决办法。假设有人问牧师:我为什么要做一个好人?牧师只要讲一句话就够了——做好人将来上天堂,做坏人将来下地狱,你自己看着办。
  中国靠什么解决这个问题呢?
  中国靠“史官文化”。
  史官是一个官职,按照东汉史学家班固的讲法,古时候天子左边一个史官记言,右边一个史官记事。君主说的话,君主做的事,他们负责记录。而且史官记的内容,天子是不能管的。天子因此要谨言慎行,因为这是要传之后世的。
  史官文化对人的道德许诺是:不朽。但是问题来了:你精神不朽,我们记住你了。但你有没有感觉,谁也不知道。
  这就引出一个很大的问题,很多人认为,既然已经没有知觉了,我死后的种种跟我有什么关系?
  我举三个人的例子:
  晋文人张瀚说:“使我有身后名,不如即时一杯酒!”
  唐代诗仙李白说:“且乐生前一杯酒,何须身后千载名。”
  白居易讲:“身后堆金拱北斗,不如生前一樽酒。”
  他们都是不相信“身后”的,不相信“不朽”的。
  为什么要做好人因为你不是动物是人。
  这个时候有一个伟大的人物出现了——孟子,他要彻底地解决这样的问题。
  战国时期,中国社会同样面临人们道德崩坍的问题。孟子看到了问题的本质,他从人性的角度,试图解决这样的问题。
  关于人性,传统有几个主要观点。
  孔子讲:“性相近也,习相远也。”
  孔子没有讲人性是善还是恶,只是对人性问题的讨论确立了一个前提:性相近。
  战国时期思想家告子提出:“性无善无不善。”人可以为善,可以为不善。
  孟子则是讲“性善论”。
  第四种观点,是比孟子晚30年左右的荀子提出的,他认为“人性恶”。
  孟子对于人性善的终极证明,核心就是八个字:反躬自问,推己及人。
  比如说此时此刻我们来证明一下人性善。首先反躬自问——你在人生历程里,有没有过这样的时刻:没有利益,没有好处,但是我就想做一件对别人有利的事。有没有这样的时刻?这叫反躬自问。
  如果你的回答是肯定的,我有这样的时刻,我心中有善。
  那么,请“推己及人”——既然我有善,那么别人也有。我有你有他有,大家都有,所以人性本善。
  这是孟子对人性善的终极证明,也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证明:反躬自问是一种自我的道德觉醒;推己及人,更是一种用善意去理解他人、社会的直接道德实验。
  孟子在证明人性善之后,就把中国的前道德问题解决了。
  假如有一个人面对孟子,问他:“我们为什么要做好人?”孟子怎么回答?“很简单,因为你是人。”
  “因为你是人,你就要做好人。因为你的本性是善的,所以做人就要做好人。”因此作为一个人,你就不应该问我为什么要做好人,除非你愿意做禽兽。
  实际上孟子把问题合并了:人就是好人,不是好人就不是人,所以他有一句话叫“人皆可以成为尧舜”。还有一句话叫“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”。
  人生下来你就带了一颗善的种子,但是只是一颗种子,这个种子可能不发芽,或者发了芽以后也可以夭折,或者根本不结果,所以人生的过程就是不断培养自己内心中的善,让这样的果子生根发芽的过程,如果这个过程没有做好,你就成了禽兽。
  孟子确立“人性善”,就是为我们这个民族,确立我们自己独特的道德基石。从人性出发,我们照样可以获得崇高与尊严,实现道德的自我完善。
 
 (鲍鹏山,作家、学者。主讲过央视《百家讲坛》、上海电视台的《东方大讲坛》等栏目。他的研究领域在中国古代文学、古代文化,所出的著作都与这些内容有关。)
 
 

【关闭窗口】 【打印本页】

上一篇: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有益探索
下一篇:爱国与善行

0